您的位置: 梅河口信息网 > 娱乐

辅法魔行 第039章 傻徒弟和臭名声

发布时间:2019-09-25 23:34:45

辅法魔行 第039章 傻徒弟和臭名声

看到艾克房间的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瘦的几乎就剩个骨架子的一位立刻问道:“纸上写的什么?”。

小乌龟尴尬的说道:“不知道,我不识字!”

“拿起来给我们看看”瘦子旁边的一个三十刚出头,长着一张大众的脸,不过眼周围像是抹了一圈眼影似的,一瞅就知道酒色过渡的样子。

小乌龟很为难:“各位先生,我……”

“你傻啊,你无意的把纸摊开一下不就可以了么,我们也是无意中看到了”有一位聪明的说道。

小乌龟一听,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两边不得罪,于是就把手中的纸翻了开来,顿了一下之后收了起来。

虽说时间不长,不过上面也就是一句话,大家看的很清楚,上面写着:抓大放小,注意全局。

这一句话顿时让周围看热闹的人开始动起了脑筋,很快的其中有一人就淫乐了起来,他这么一笑,周围的下流坯们也都跟着嘿嘿乐了起来。

没人知道艾克说的是罗小虎刚教的速写要点,这帮子贱货一个个都想到了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上了,个个猥琐的乐了好半天。

“走,咱们听听屋内有什么动静没有!”

听他这么说,十来个好事之徒立刻凑到了门口,挨个的把耳朵伸到了门口,可惜的是这些货即便是把耳朵拉的像精灵这么长,也没有听到里面有自己期盼的‘热闹劲’儿。

“怎么里面一点儿动静没有?跟没人似的”

“是啊,莫不是卢克伯爵家的这位有什么难言之隐?”

“想必是了,要不是和十个光着美女呆在一屋,不发生点儿什么,多奇怪啊”。

……众人纷纷议论了起来。

罗小虎接到了小乌龟送过来的东西,扫了一眼之后在纸上写下了两个字:再想!

然后让小乌龟给自己的学生送了回去。

艾克接到了自己老师的回复,不由开始挠耳挠腮的了,现在艾克觉得自己根本就猜不出老师想的什么,不知道弄十名美女站在自己的面前到底是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现在艾克就像是找工作的时候,人家应聘单位出的题目1+1=?,很多人知道答案是二,但是大家还是忍不住想:会这么简单吗?肯定没这么简单啊!

现在艾克就是这个心思:觉得老师肯定不会这么简简单单的带着自己来找妞儿,也不想想看十个美女,老师钱多么?一个晚上找十个美女陪自己!

这一准儿不是让自己寻欢作乐来了,肯定是有更高层次的意图在里面,而且十有八九和绘画有关,只是现在自己没有想到而已。

拿着老纸回过来的纸

辅法魔行  第039章 傻徒弟和臭名声

,艾克一边咬着碳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开始绕着十个美女瞅了起来,一边瞅一边嘴里还嘟囔着:“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老师对我说的意思是自己的本心,本心是什么?”

想到了这里,看了看十个果着的美女,一会儿就有点儿小激动了,也不想想这些女人是干什么的,站了这会儿功夫忍不住就对艾克骚首弄姿起来!

正当艾克心猿意马的时候,突然间一个女人骚的太厉害,把身后的椅子弄翻了!

啪的一声响,艾克就回过了神来!

这下艾克又摇了摇脑袋,甚至还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拍了一下:“不对,绝对没这么简单!”。

老师花钱带着学徒逛院子,自己找一个给学徒找十个,艾克长这么大都没有听说过这新鲜事。

哪里敢相信老师是让自己‘想做啥就做啥啊’!更何况自己的半条小命就在老师的手中,艾克这边生怕自己选错了,挨上一顿揍,在索达尔兰,老师揍学徒那是太正常的事情了,揍个半死也没处说理去。

所以艾克直接把这个事情给想岔了。完全没有想到,罗小虎把他送过来,就是让他浪的,然后把自己带学生逛院子的破事儿给大传特传,以罗小虎的想法这样就没人会带着孩子求自己当老师了。

艾克这边百思不得其解,果着的十个美女也没力气再骚了,都有点儿傻了眼,其中有几个都开始打磕睡了。

纷纷在心中嚷道:这人不会是有毛病的吧,别人来院子里都是玩的,这一位怎么感觉像是来看的啊,而且一要要十个,还一字排开,会不会是变态正在想别的折磨自己这些人的法子呢?

又过了几分钟,终于有一位美女受不了了,大家就算是换个脚站,那有个度啊,谁受的了一直干巴巴的这么站着,而且还有一个傻蛋一边盯着自己的身体,时不时的还摇头晃脑的来一句不可能、没这么简单之类的。

“请问我们能坐下来么,站了这么久我有点儿受不了了”。

艾克一听她们要求坐下来,眉头立刻又皱起了来,在他看来老师让她们站着的,现在这些人要坐下,这可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啊。

现在艾克彻底把自己弄进了死胡同里,根本就不敢答应美女让她们坐下,思考了一下张口说道:“那我问问老师!”。

说着回到了桌边,拿起了碳条在纸上写下了:有人要求坐着歇一歇,老师,您说可以还是不可以?

写完了之后,艾设把纸这么一折,递给了门口的小乌龟。

小乌龟这里自然而然的又不小心了一把。

“坐还是站?”

“这还要问老师?想坐着来就坐着来,想站着来就站着来呗!”

“是啊”

“你们觉得会不会是什么入门的仪式,先站着来,然后坐着来…”

“你脑子有毛病,这算什么仪式”

“万一这个塞皮特罗是个变态呢,就喜欢这调调”

“有可能,你们想想上次他搞出来事情,画光着的美女你偷偷画吧,还搞的穿街过巷的,内心一准儿是变态的”

“有道理,有道理!”

……

罗小虎接到了纸,一看也不由的有点儿愣住了,心道:美女是坐是站你还来问我?

直接在纸上回道:随意!然后让小乌龟就传了回去。

这么来回了差不多十来趟,艾克在死胡同里是穿的越来越深,门口一帮无聊的货是越想越歪,罗小虎也是越来越觉得自己收了个木脑瓜子的学生。

最后罗小虎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在纸上写道:傻x啊,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人!

把写好的纸交给了小乌龟之后,罗小虎说道:“别让他给我回了,让他笨死算了!”。

小乌龟立刻点着头,心道:总算不用来回跑了!拿着纸飞似的奔回了艾克呆的房间。

艾克接到了老师递回来了纸头,更傻了,挠着头嘴里开始嘀咕:“那就是说迷底因该是非常简单的喽?为什么我就想不到呢?”。

一边说着一边绕着房间,继续思考,而这个时候,一帮美女跟从战场上下来的溃兵似的,歪七扭八的,三四个人占着床、两人躺在贵妃椅上,剩下的四五个有在椅子上的,有的直接躺在了小沙发上,整个房间里那是玉体横陈,香艳异常!

可惜的是现在艾克己经有点儿走火入魔了,一心想着老师让这么做有什么高深的含义,就算是转头看到果着的美女一眼,目光中也多数带着探究和疑问!

老师不让写纸条了,艾克这边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有的时候人的脑子一但是进入了死胡同,外人不提醒的话,很难回味的过来,自己会一个劲儿的在这条无终点的道上狂奔不己。

现在艾克就是这个样子,想着老师有深意,而且还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东西,自己之所以没有想到那是因为太傻了,老师都说自己是傻X了嘛!

艾克在房间慢慢的边转着圈儿边想,美女们望着转着圈儿的艾克,很快的就无聊了起来,然后一个个就这么横七竖八的睡着了,可能是今天站的实在累,或者是今天晚上客人太无聊,很多美女都打起了小呼噜,一个赛一个的睡起来那叫一个香啊。

罗小虎这里和依洛娜说舞到是很顺利,罗小虎见多识广,依洛娜也是多年习舞,两个也算是相互讨论印证,时不时两人还要比划预演一下,看着依洛娜跳,不合意的地方罗小虎也就直接开始改,两人这么弄下来直到深夜两点半快三点钟,这才熄了灯睡觉。

当然了罗小虎的睡的屋里的榻,让依洛娜睡她的床。

但是外面的人不知道啊,有些好事的客人,还有对这事上了心的小乌龟,时不时的都看一下依洛娜房间的灯,有些人更是时不时的听一下墙根,听到房间里些许的‘动静’之后,暗骂不己。

看到塞皮特罗这人一摆弄‘依洛娜’就弄到三更半夜这才熄灯睡觉,一个个的直接把禽兽的帽子在心里给塞皮特罗勋爵给戴严实了。都觉得这少年真是寻欢客中的败类,然后再想想自己顿时觉得高大了起来,恨不得封一个伎女之友、最体贴的大飘客给自己。

有道是好事不出门,烂事传千里,到了第二天早上,很少有人不知道这点儿破事了。

一件事人口相传的最大特点就是每过一个人,这事情就要夸大一分,传到了最后罗小虎这边就是依洛娜+***甚至旁边还带着几个小乌灵端茶倒水,而艾克那边更离谱,说是一对十啥招都来了一遍,而且人人不落空,这感觉跟夸艾克是床第小霸王似的。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罗小虎正睡的爽着呢,就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儿痒痒的,揉了几下又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看到伊娃这个小丫头正横着一张大脸,拿着自己的小辫稍挠自己呢。

“你这小东西,怎么起的这么早”罗小虎打个哈欠伸手拧了一下小丫头的脸颊。

伊娃笑着说:“还早啊,快正午了,很多人在楼下等您呢,这些人都来了快一个小时了”。

“谁等我?”罗小虎很是诧异的问道。

“有剑士营的卫官长大人,还有制机营的记录员大人……”小丫头扳着指头和罗小虎说了起来。

罗小虎一听顿时头又大了一圈,这些人都是白树城的小贵族,估计生活也就是比平民生活稍高上不么一丢丢,至于这些人为什么来?还不就是那点儿事情,不是求收徒,就是求收他们家闺女、孙女之类的,反正这些人过来肯定还是那点儿事。

“哎!这些人能消停两天吗!”罗小虎想起了昨天的情景,顿时捂住了脸。

“你醒了,那我下去了”伊娃说完,蹦蹦跳跳的出了门。

伊娃刚到了门口,一抬头看到弗炟王子带着护卫走了过来,连忙给弗炟行礼。

“达拉斐尔醒了没有?”

“回王子殿下,勋爵醒了,在里而呢”伊娃立刻说道,在罗小虎的面前小丫头没个正形,但是在弗炟的面前就小心多了。

弗炟给伊娃一个银币的赏钱,然后示意护卫留在门口,自己推开门走进了屋里。

阳江治疗阴道炎费用
阳江治疗阴道炎医院
阳江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阳江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阳江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