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梅河口信息网 > 历史

阴阳天师 第126章 悬空奥妙术

发布时间:2019-09-25 19:44:02

阴阳天师 第126章 悬空奥妙术

五天后,郊区的一处荒野山林。??小?说??首?发

我盘坐在一块石床,闭着双眼冥思,身体散发着淡淡光晕。

令狐星站在一边,靠着树干,手里抓住一罐啤酒,一边喝一边看着我,暗暗点头“这家伙天资果然深不可测,难怪引得这么多人关注,连一直不出的神君都亲自跑来。”

忽然。

我一声轻喝,猛地睁开了双眼,眸光如电,周身气息骤然收敛。

“吼!”

我仰天长啸,纵身而起,身躯化作一团流光直入半空,冲向云霄。

令狐星目瞪口呆,他抬起头,望着火辣辣的阳光,怔怔出神“没搞错吧,居然只用五天时间将悬空奥妙术玩到这种境界,厉害厉害,唉,真是人人气死人啊。”

短暂时间后,我出现在他身前,深深呼了口气,舒展了一下身子,说不出的畅快。

令狐星看了我半晌,说“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天才。”

“悬空奥妙术果然不凡。”我啧啧称,心哀叹,若是没有七年间虚度,没有远离师父,现在早已懂得飞空之举,根本不需害怕会飞的鬼门人。

或许,这便是有得必有失了。

令狐星取出一罐未打开的啤酒,很是随意扔给我,说“悬空奥妙术虽然简单,而且极为普通,但若是天资超绝者,或修为高深之人,用起来是另一番情况。”

“嗯。”我点点头,这跟拳一样,我的拳来源于李江山,龙魄指来源于师父,可我用起来,威力根本没法与他们。

我打开啤酒罐,喝了两口。

令狐星说“好了,该教的都教给你了,现在你所欠缺的是火候,与对战时的经验了。”

“我也该走了。”

“走?”令狐星喝酒动作一顿,“去哪?”

“去解决一件事。”我将韩春的事简要说了一下,“这件事因我而起,自然要由我来结束。”

“保重。”

“嗯。”我喝酒望天空。

令狐星亦是不语。

这几天学习悬空奥妙术,我们都没有开口谈及林琼。令狐星是为了让我专心参悟,而我则是不想徒增伤感,更是不敢去想,如今到了这个时候,我只有选择相信他

阴阳天师  第126章 悬空奥妙术

,耐心等待五年,若是五年后见不到林琼。。

那个时候我修为大进,必将闯一次所谓的幽灵客栈。

我与令狐星道别。

令狐星看着我渐渐远去的背影,露出了深思之色。

“看来你教的不错。”一个人影自暗处走出。

令狐星回头看去,微微一怔,恭敬说“神君,您怎么来了?”

“随便看看。”

令狐星“……”千里迢迢来随便看看?信你才怪。

神君淡淡一笑,说“悬空奥妙术你也可以学。”

“真的?”

“已经给你了,自然可以学,还有,我这里有颗灵药,可以补你被封印时的空白。”神君取出一颗丹丸抛给令狐星,“吃完灵药找个地方闭关,等学会悬空奥妙术,你暗保护他,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干涉他的事。”

“是。”令狐星大喜。

“以后我不会再出来,有事去找我。”神君说完凭空消失在原地。

令狐星看着手里的丹丸,喜不自胜,他万万想不到会有这番造化,只要学会悬空奥妙术,再加本身能力,天下无惧了。至于悬空奥妙术,虽然与我说悬空奥妙术非常普通,极为简单,那不过是说辞罢了,这术法乃是神君所传,据说是某位高人传下,非常小可。这也正是令狐星艳羡且说我天资极高的原因,因为没人能这么快领悟。

很快,他也离开了这里。

我离开后,回到李江山家,收拾东西。

这时,李江山已经返回,他见我回来,说“余晖。这几天你去哪了?”

“有点事要办。”

“嗯。”李江山深深看了我一眼,说“你以前成熟了。”

我默然。是改变才对吧,经历了这么多事,人必然会有所转变。

李江山说“坐吧。这次我回去,将你的事说了一下,并与方青联系过了,如果你有意,等韩春的事了结后,我可带你回幽泉会,让你入门。”

我一呆“师父同意了?”

“不,你师父没有同意,只是稍稍认可。”

我茫然“什么意思?”

“你师父说,如果你能解决掉后卿,推荐你去参加阴阳协会的考核。”

“阴阳协会?”

“这个组织创办于百年前,是一个国际灵异组织……算了,你以后会知道的。”李江山踌躇了一下,没有说下去,转移话题,说“签证、护照我已经帮你办好,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我想了想,说“一天后吧,我需要去看看两位朋友。”

“好,我会帮你订好机票。”

“嗯。”

又随便聊了两句,我返回房间收拾。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除了一个双肩包,我一无所有。

我取出,查找到齐飞的号码,但我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么早告诉齐飞。我拨通了巫天蝶的说“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哦。”

“我要出国。”

“嗯。”

“……”我沉默了一下,心一叹,我本想说说手里的东西要不要拿走,可想到鬼门的疯狂,心不免担忧,我开口“再见。”

“你,什么时候回来?”那边巫天蝶说这话似乎有些犹豫。

“不知道。”

“一路保重。”巫天蝶沉默了许久说了一句,然后挂了。

我看着怔怔出神。

自从回来后,除了那天拿走轻甲与羊皮卷,便再也没用见过面,甚至连一个都没有,真不知道这段时间她在忙什么。

次日,我将齐飞叫出,大吃了一顿,我们谈了很久很久,包括齐飞身体的事。但是,我并未插手,我只是告诉他,他的机缘还未到。

齐飞喝的大醉。

我走时他还未醒来。

在李江山的安排下,我了飞机,离开了这座城市,这座伤心又充满回忆的城市,在这里我呆了七年,我以为我会永远生活下去,可是我错了,大错特错,无论我在这呆多久,终究是个过客。

而这时,巫天蝶站在机场,看着飞机渐渐远去。

昭通癫痫病
昭通癫痫病医院
昭通癫痫病医院费用
昭通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昭通好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