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梅河口信息网 > 科技

青春没有结束图0

发布时间:2019-10-13 01:50:11

青春没有结束 (图)

随着Kurt Cobain一枪打爆了自己的脑袋、Courtney Love因吸毒而“魂离世界”,这对icon的陨落直接导致Grunge Fashion没落。如今,这股颓废风再次席卷。然而它离开了纽约的布鲁克林,来到了上东区。 在摇滚音乐史上,能够结合服装款式,或其附带关联的亚文化的乐种,除了以华丽着称的Glam Rock之外,便是以颓废为美的Grunge。Grunge大约出现在1980年代末期的西雅图地区,它融合了当地两大主要地域性的音乐风格与音乐人口:一群听Heavy Metal的忠贞乐迷与另外一群听Punk的死硬派,相加碰撞之后,对于当地的音乐文化活动自然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与冲击。 其中占主要地位的Punk,除了音乐本身的个性外,它还标榜着一种生活态度:倾向将一切不合理的事物,采取对抗叛逆的态度,或将之导引至无政府的混乱状态。Grunge便摄取一小部分朋克哲学——抗议摇滚乐日渐华丽的外形背后越来越苍白空洞的灵魂。 当然,相比朋克教母级人物、被比利时设计师Ann Demeulemeester作为缪斯的歌手PattiSmith的坚忍与中性,从朋克演变出的Grunge,有过之无不及—— 一脸花掉的妆容、仿佛刚睡醒没梳洗的头发、格子衬衫、马丁靴、破洞牛仔——这些都是“反时装”的代表。 与此同时,Grunge正在舞台上掀起一场革命,它带来的正面影响之一,是赋予女性以下权利:面带嘲讽,浓艳的妆容,随便夹上多少只塑料发夹,背着吉他,竖起中指,对着男人大叫:“去你的!” 一代偶像的诞生 Kim Gordon,是当时毫无疑问的Grunge风潮教母。除组建 Grunge的奠基乐队Sonic Youth外,Gordon还为女性树立了一个不做乖乖女也可以很“女性化”的典范。她爱穿亮片装和迷你裙上台演绎暴戾,而那标志性的眼线引领了整整十年的时尚潮流。 Grunge风潮并不是营造迷人时尚:摇滚史上不可忽略的女子乐团Hole的主唱CourtneyLove甚至曾藐视地说:“MiuMiu的高级就是在亮片,而Chanel的高级就在于羽毛。”的确,综观Courtney Love的打扮,没有章法,混乱,邋遢,却散发着青春期少女般狂躁与旺盛的生命力。 如果说 Kim Gordon是教母

,那么CourtneyLove则是身体力行地发扬着Grunge Fashion的光芒。Love从脱衣舞女一跃成为乐团主唱,她的烟熏妆、亚光口红、糟乱头发成为1990年代初期女孩子们争相模仿的对象。可以大胆地说,每个在1990年代度过青春期的女性都曾经直接间接地被Courtney Love的衣着影响过。 1990年,Courtney Love嫁给Nirvana主唱KurtCobain。这对继John Lennon和Yoko Ono之后被称为天作之合的夫妻,从音乐态度到行为打扮都充满着颓废。可以说,正因为他们,时尚圈才终于为Grunge Fashion下了一个定义。 美国有Kurt Cobain和Courtney Love,英国则是Blur乐团主唱Damon Albarn和Elastica乐团主唱Justine Frischmann的天下。无比性感的Frischmann有着黑色短发和瘦削却有力的体魄,她是一个雌雄同体的偶像,喜欢全黑打扮。相对同时代热爱色彩的女性, Frischmann就是英式摇滚风格的化身,千万伦敦女孩着迷于她那头标志性的懒散短发和干练而颓废的装扮。 另一位同样诞生于英国的PJ Harvey则以其特立独行的气质在当年乐坛独树一帜——在她的早期专辑《Dry》和《Rid of Me》中,Harvey甩动着头上湿漉漉的长发如舞蹈中的枯枝,迷幻和略带轻蔑的眼神仿佛在审视男性世界。 舞台拓展至T台 这股“反传统”的风潮开始从音乐舞台融入时尚T台——尽管Kate Moss已经开启了这个时代,依然有着层出不穷的新面孔诞生,她们俏皮、放肆、中性,浑身洋溢着颓废气质。名模Emma Balfour与清水珍妮都是如此

。前者生长于澳大利亚的一个巡回马戏团里,以倔强不顾一切的姿态和一头漂白的金发着名。在Alexander Wang 2009年春季系列以及Celine2010年的广告大片中,都出现了Emma Balfour那张倔强的脸庞。后者则把1990年代的中性美提高到了一个新台阶, 她热爱留平头,浑身刺青,在洛杉矶一家俱乐部外骑着哈雷摩托时被Calvin Klein的选角导演发掘,因此成为了CKOne中性香水的代言人。 而Courtney Love那些Baby Doll蕾丝裙子配丝袜、外露蕾丝胸罩等标志性打扮,亦赋予了 新季时尚诞生 1994年,随着Kurt Cobain吞枪自杀,CourtneyLove沉醉于毒品和酒精中无法自拔,Grunge开始日渐式微,从大众流行再次转为地下小众。这股席卷整个世界时尚舞台的风潮如龙卷风一般:威力强大,却异常短暂

。而那群活跃在舞台和时尚界的Grunge Gril也个个变得悄无声息。 Courtney Love,这个当年无数少女力追的代表人物,更因混乱的生活而导致暴肥。2007年,在Madonna营养师的协助下,她减肥外加戒除毒瘾,形象终于脱胎换骨。经历了岁月的洗礼,Courtney Love退去了以往的颓废,在衣着上也有很大转变——在上世纪90年代初,她曾表示对时尚圈和潮流事物一概不晓,但如今的她却认为时装对女艺人很重要。“我要跟社会制度妥协,跟随规律,停止反抗,毕竟我已经43岁了。”这番话听来让人颇感无奈,就像Madonna已经不可能再以《Like a Virgin》时期的坏女孩打扮示人一样。 今日的Courtney Love已经没有以前的颓废感,而是多了一种女性的媚态——她爱穿Givenchy、Balmain和Rick Owens,有时会穿西装外套跟阔长裤,有时是皮衣跟皮裤,一切都显示出蜕变后的一丝不苟。 与Courtney Love的温柔蜕变不同,在经历了多年的衰退之后,Grunge Fashion不知从何时起,又在那些 “it G irl”的身上“借尸还魂”。从巴黎、伦敦到纽约,Julia Restoin Roitfeld、DaisyLowe、Peaches Pixie、Agyness Deyn等时下新生“潮女”们在一夜狂欢后,被狗仔队捕捉到清晨的身影——金属元素、男式卡迪根夹克衫、蓬乱的头发和隔夜妆,还留着一丝残留的风流痕迹。 这些,都被敏感的时尚所捕捉,“ 新Grunge”迅速出炉。与过去不同,它对衣服的要求是更合身、更优雅,而并非密密麻麻难以辨认的层叠。 服装也更讲究材质及花样,不按常理出牌。于是,Alexander Wang用黑白灰的色调、简约设计、宽大的牛仔衬衫、磨损的毛边牛仔短裤重新诠释了Grunge的21世纪风貌,成为上东区女孩的追逐对象。 不难看出,一个风潮的盛放,通常源于社会的反应——当年Grunge Fashion诞生于20世纪90年代的经济萧条,而2008年至2010年的时尚,在经济萧条的情况下,指针又回到了Grunge。Louis Vuitton 2011秋冬系列发布会上,Jacobs让K ate Moss抽着烟踏上T台。当天是“无烟日”——Jacobs永远想和主流拧着来,却因此成就了“经典”。Grunge始终是一段光辉的岁月和年轻的标准

。它淡出了历史舞台,我们的青春却没有结束。 时装设计师无穷的创作灵感。Anna Sui、MarcJacobs、Dolce Gabbana等人均在1992至1993年间设计了大量经典的Baby Doll裙子。1992 年,作为女装品牌Perry Ellis的副总裁,时尚顽童MarcJacobs更以“Grunge”为名,设计出一系列大胆的服装,更邀请Kim Gordon以及Sonic Youth在发布现场进行表演,把Grunge时尚好好歌颂了一番。 尽管西雅图式的丝质披肩和羊绒印花衬衫让整场发布遭到了商业上的失败,并导致他和搭档Duffy 在不久后被公司开除,这个系列仍可称作是Marc Jacobs设计历程上的里程碑——将文化现象作为灵感源头,把冷门的东西变得很吸引人。

小程序的制作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商城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