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梅河口信息网 > 科技

重生之仙帝虎爸 第三十一章 真正的实力

发布时间:2019-09-25 18:12:51

重生之仙帝虎爸 第三十一章 真正的实力

刘树小露的一手,已经超出了人类可以达到的境界,这池兵白竟然没有丝毫反应,不是白痴是什么?

就连王梦洁,都心有余悸的看向池兵白,不管如何,池兵白都是她的前夫,得罪刘树这般人物,她心中多少有些不适。

她心中有些悔恨,今日自己要不是把池兵白叫来,他也不会得罪刘树,落到如此田地。

不过,联想到池兵白的言行重重,又要带走囡囡,这份悔恨,也就荡然无存,自己现在已经嫁给魏颜,和池兵白再无半点关系。

双眸没有丝毫情感,看着场内的池兵白,更觉他自找苦吃。

“池兵白,若是被刘树杀了,也是你咎由自取!”

池兵白却对刘树的威胁不屑一顾,泰然自若。

“怕?就你这区区的内劲外放?”

池兵白轻笑摇头。

“你以为你是修真者

重生之仙帝虎爸  第三十一章 真正的实力

,或者什么内劲巅峰的高手?不过只是内劲外放罢了。”

“这般的实力,我便是站在这里让你打上三天三夜,恐怕你也无法破开我的防御。”

“也罢,便是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实力!”

池兵白意念一动,金之力悉数涌现在双拳之上,那金光比起刘树手中的白芒更家强盛,轰然之间,满堂宛如白昼,众人都沐浴在这金光之下,竟让人无法直视。

“怎么可能!他怎么也会!”

在众人惊骇和疑惑的目光中,池兵白身形闪动,猛地便是来到刘树的身边!

一只手宛如雷霆一般,肉眼竟是无法看清,那刘树便被池兵白捏住后颈,一道真元打入刘树体内。

这道真元进入刘树体内,瞬然便摧毁了他的数道经脉,仿佛气球炸裂一般,刘树体内的经脉寸寸炸裂,体内的白色内劲之力丝毫没有抵抗,便如同阳春白雪一般,消散无影,池兵白手上更是用力三分,咔擦声传出,却是捏碎了刘树的脊骨。

“啊!啊!啊!”

刘树猛地惨叫起来,极度痛楚从颈部,体内传来,几乎晕眩过去。

“怎么回事!”

场内众人看向池兵白和刘树两人,大脑已经无从适应这变故。

方才,还不可一世的刘树,竟然就这么被池兵白擒住了?还有,只不过被捏住颈部,何故发出这般痛楚?

“竖子你怎敢!”

“快放了我家少爷!”

刘树的身后,跟着一同前来的三个老者脸色大变,这一切发生突然,他们也只觉眼前一花,自家少爷便被池兵白擒住,想到池兵白的狠辣果决,他们心中唐突。

这刘树对于刘家,实在是极为重要!

刘树哪里想到,自己竟然在池兵白面前如此不堪一击,脖子在被池兵白捏住瞬间,浑身的内劲便轰然消散。

此时此刻,他当真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凡人,池兵白想要杀他,简直不废吹灰之力。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池兵白提着刘树的脖子,宛如提小鸡一般。

“这就是你所说的真正的实力?”池兵白冷声喝问。

刘树浑身抖动,目露惧色,此时此刻,就是用屁股去想,也知道自己撞倒了铁板上。

“前辈,大人,放...放过我,是我有眼无珠,冲撞前辈!”内劲的消失缘由,他暂时还不得而知,若是知道经脉被池兵白毁去,只怕现在已经昏了过去。

池兵白冷哼一声:

“放过你?给我个理由!”

“理由...理由...我是青峡刘家的人,我们刘家在青峡势力极大。”刘树匆忙之间,连忙说道。

池兵白不屑冷笑道:

“你认为我会怕你们刘家?”

“自...自然是不怕...”

若不是被池兵白捏住脖子,浑身无力,刘树真想给自己个大嘴巴,是了,池兵白敢对自己出手,便是没有把刘家放在眼里,自己此刻提出,无非是极为愚蠢。

“钱,你要多少我有多少!还有别的...别的,权利、美女,功名,我都可以赠与前辈,只求放过我。”刘树近距离的感受到池兵白那凌厉杀意,嗓子嘶哑的狂吼道,哪有方才那般不可一世。

他虽这般草包表现,但在场众人,却是无一人敢从心底去嘲笑他,若是换了个位置,只怕自己也会这般求饶,对于他们来说,生活很美好,在生命面前,什么都是假的。

“我倒是对你的话感兴趣。”

“前辈只管开口,我定会答应。”听到池兵白这般说,刘树却是心中略微松了口气,暗道这池兵白虽然嗜杀,但毕竟免不了世俗一套,只要得以脱逃,今日之耻,日后必将百倍奉还。

“好!既然你说过誓不为人,那便成鬼吧。”

池兵白轻轻点头,提着刘树颈脖的手略微用力,咔擦一声,刘树的脑袋便呈180度转到了后背,刘树生来第一次看到自己后背,双眼滚圆,死不瞑目!

刘树能在二十五岁便能修炼到内劲六层,当真是罕见的武修天才了。不光是在刘家,便是在整个青峡市,有如此天赋,都是极为了得。

刘树今日前来魏家,实乃和魏颜为朋友,此番见池兵白在魏家撒野,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像他这样平日里的天之骄子,自信心早已达到顶点。

魏家商业家族和他们刘家武修家族自然不可同肩,魏家的护卫在他眼中也宛如鸡狗,杀便杀了,但自己出言,池兵白竟没有给自己半分脸面,这才让他心中不快。

本来刘树身边是有家族的高手相随,不过,他们并未从池兵白身上感应到内劲波动,自然不以为意,放任刘树对池兵白出手。

原本以为刘树会轻易击败池兵白,却没想到竟如此结果。

当池兵白出手的瞬间,刘树才知道在池兵白面前,自己竟是如何的不堪一击,心中被恐惧取代,求饶连连,却还是被池兵白扭断了脖子!

他可是刘家的第一天才,公认的下一任刘家家主,这世俗之中的权利,财富,美人,却在这一瞬间都离他远去,池兵白,在他眼中宛如垃圾一般的池兵白,却是毫无犹豫杀了他。

池兵白散去手中金芒,随手把刘树已然断气的身体丢在地上。

碰的一声,却是宛如打桩机一般,击打在众人的心上。

徒然,却是几声暴喝传来。

“不!”

“你怎敢!怎敢!”

刘树的身后,跟着一同前来的三个老者,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竟是呆立当场。

“他竟敢杀了刘树!”

场上,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青峡的刘家,青峡刘家的刘树,竟然被人杀了?

刘树是何等人物,那可是青峡市刘家家主刘青山的嫡孙,刘家地位最高的小辈,说是这青峡市的太子爷也并不为过。

身在上层圈子,这些人都深知刘家的可怕,那可是青峡市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家,那刘树更是刘家宛如瑰宝一般的天之骄子,池兵白这下闯祸了。

只不过,他连番出手杀人,早就杀的这帮没有见过血的贵家子弟肝胆欲裂,哪里还能说出一字,不过,即便是能说出,也断然不会去好心提醒池兵白。

池兵白一个实实在在的底层之人,竟是一跃而起,踏在众人头上,他们均是心高气傲之辈,心中满是不快,此番池兵白得罪刘家,必然没有好下场,他们也乐得于此。

“这般修为,也敢对我出手,那便死吧。”

“我想杀便杀,只要我愿意。”

众人闻言心中一颤,对池兵白的恐惧更是上升数个层次。

我想杀便杀,只要我愿意。

池兵白语气虽淡,言语极短,却是含着无边冷意,带了滔天的杀意,冷然看向看口的三个老者。

这三人都是内劲五层,在刘家也算是高端的战力存在,身份地位很高,说是叱咤青峡也不为过,此时池兵白冰冷的目光下,也是如入冰窟,心中凄凉。

自家的少爷,一个内劲六层高手,毫无抵抗之下,便被池兵白斩杀,这等手段,当真还是匪夷所思。

自己三人也只是内劲五层而已,哪怕三人同时出手,群起攻之,只怕也不是这池兵白的对手。

池兵白那腾起的金光,至今还在他们脑中,无法散去,那等炽烈刚强,怎是自己三人可以抵挡?

“他怎会如此强?不该如此,不能如此啊!”

三个老者彼此相视,都看到了对方内心的恐惧。

“你们刚才说什么?”池兵白徒然开口问道。

漯河白癜风
漯河白癜风好的医院
漯河白癜风医院
漯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漯河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